里爷

-“皮这一下你开心吗?”
-“是的我贼开心简直开心炸了。”

高亮——————以下是打包票这辈子都不会走的三个坑了,欢迎同好


过激弹丸论破v3全员厨
妈妈,他们16个都是天使我要嫁给他们😭
最喜欢民俗学家和钢琴家
无雷点可吃任何cp安利👌可以接受理性的探讨v3的缺点

但是!
你要是专门为了和我探讨v3的不好来扩我列!

再——您——妈——的——见——嘞!!!


灵能百分百全员厨
我爱死你嘞我滴师匠!我滴辉!我滴小酒窝!我滴将少爷!我滴影山兄弟!我滴第七支部!
cp混杂也接受任何cp向安利!
同样!
禁在我眼前黑——
灵能里的任何一个人!


逆转裁判全员厨
疯狂吹爆我喜!!喜砸世界第一可爱——小姐姐们全员萌飞了!最喜欢小美云的说😭
照常照常、无雷点!吃安利!

因为三党时间不多——大逆和雷逆以及逆5.6的番外还没补,请谅解唔!

——————————没惹!请!扩我叭!

更新了一下个人简介……
妈也好长啊我自己都笑疯了。(呸

【弹丸论破A2】今天的黑幕也在一如既往的为人民服务

❌死前最后一波诈尸,用爱发电(ntm
❌来老福特留几句遗言交代交代,大概就是三党的复习于是两个月内就没影了👏寒假回来,请不要忘记我(ntm

❌弹丸论破韩国同人A2的同人(好拗口不是)大概没有cp反正你们自己看看?没啥正剧剧情只是我死前爽一飞而已👏
❌非全员都有戏份💦毕竟还有些角色还没彻底把握好,不敢写发言x有台词的角色都ooc所以说↑↑

————————————————————————————

    “不行……果然无论怎么看,都很不对劲啊!”看着大家已经自然而然接受了『三王寺=黑幕=服务员』这种奇奇怪怪的设定,前田终是忍不住无力的开口了,冷汗的看着大吃大喝的众人。
    虽然大家依旧各吃各的,完全没有人理会前田的发言。作为主角的空在于心不忍后拍了拍他的肩:“既来之则安之……嗯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不过你意思意思理解就好,总之大家也都吃了好几天了,这不是没什么大碍吗。”
    话音刚落,空潇洒的咬了口鸡腿,劝告完毕后顺手又拿了一只鸡腿递给了旁边的歌舞谷。
    “谢谢了。”歌舞谷自然而然的接了过来,笑着道谢。

    前田再次汗颜,正准备挣扎着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肩膀,突然被什么东西按压住了……在一脸惊恐的回头之后,对上了一张被放大数倍的面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食堂上空回荡着前田由于惊吓过度的惨叫,其他人听到这一声吓得差点没被鸡腿噎死,而突然出现的罪魁祸首一脸无辜的看着。
    “什么啊……我只是听到有人怀疑我的厨艺才从厨房急急忙忙赶过来的……这一下子我都不知道该摆出悲伤还是惊吓的表情好了。”

    那么首先请你把那半边面具摘下来,用自己的脸摆表情啊。坐在一旁的知惠袋心里吐槽道。

    在场除了前田还在喘着气,所有人鸦雀无声的看着三王寺,被注视者则很失落的站在原地:
    “我可是很辛苦的花了一个上午在大家各自的宿舍里好好大扫除了一番,然后急急忙忙的在中午之前跑到厨房做饭……说着怀疑的话也未免太让人心寒了吧。”

    空花了三秒钟时间思考着这句话的含义。
    全体女生花了三秒钟时间思考着这句话的含义。

    “What——?!”响瞬间拍案而起,鸡腿直接掉在了地上,“你居然、随随便便进了女孩子的房间?!”

    “啊嘞?”
    似乎和预想的不太一样。
    三王寺闷闷的脑袋一歪,面具上露出了呆滞和迷茫的表情。
    “唔……原来不可以的吗?”

    “废、话、啊!”
    “姐姐——”奏拼尽全力的阻止了响准备拿菜盘砸在三王寺脸上的行为,“就、浪费食物是不好的……”

    所以说重点果然是美食而不是三王寺的人身安全吗。坐在一旁的知惠袋心里吐槽道。
    顺便为什么我会变成了吐槽役啊?
   
    说好的主角负责吐槽,空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淡然吃鸡腿的实际行动告诉了知惠袋:抱歉让我吃完再说,这活交给你了知惠袋同学。
    “…………”知惠袋眨了眨左眼,放弃了抵抗。

    “三王寺同学利用黑幕和打扫卫生的借口,入侵了女子宿舍吗、哦哦哦记下来,或许在这种地方算是大新闻呢!”读卖在一旁事不关己的高高兴兴记笔记,反正他的宿舍里一干二净。
    三王寺刚想努力辩解“只是打扫而已”,加贺铃充满嫌弃的眼神已经代表了全体同学,他瞬间明白了什么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虽然他确实不是只为了打扫而去的啊。
    倒是有一个人的画风不同。

    “诶……是打扫卫生吗?”虹上抱着画板弱弱的说道,“只要没有乱动东西、没关系的吧。”
   
    三王寺的面具突然不受控制的嚎啕大哭了起来:“虹上同学、果然是好人啊!我真的只是打扫卫生什么也没干啊!”
    虽然配上另外半边面无表情的脸,无论怎么看都很维和就是了。

    “虹上同学,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了。”
    一直无言旁观的光目突然开口:“三王寺同学的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
    “哦哦哦、差点忘了还有光目同学bug般的才能呢!”读卖兴奋的翻开了笔记本的下一页。
    三王寺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内心的话……大概是……”
    全场屏息凝神,结果关键时刻光目突然不说话了,神色复杂的紧盯三王寺。
    “光目……?”虹上轻轻的戳了一下她。

    “看起来她是说不出口呢,太遗憾了……必须亲口承认了呢。”三王寺挠了挠头,面具俏皮的吐了下舌头。

    “我啊,为了空同学不那么辛苦的去一个个攻略,把各位的胖次都直接拿过来了一份哦。”

    ………………
    “?!”
    空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
  
    “三、王、寺——!!”
    来自全体成员(除了空)的怒吼,三王寺咽了口口水,面具上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惊恐,他试图说道:“总之……各位继续,慢慢吃午饭,我先走了……”
    然后颇为潇洒的一甩披风,凭空从里面变出了一大袋子,直接……
    啪嗒一声甩在了空的脸上。

    空:心绞痛jpg.
    三王寺:对不起但我真的是瞄准失误了jpg.

    随着三王寺脚底抹油的开溜,超高校级的跑步员……不是、超高校级的记者,读卖同学不负众望的握着本子飞奔了上去。今天的A2全员,依然是那么和谐呢。

【END?】

今天,秘密子生日!!!
开开心心的等粮,翻墙(试图x)

想起了什么愣了愣
懒癌不准备动作业了,关掉QQ准备继续码字

停一停我好像换手机了
之前的大长篇的存稿

👏

笑死我了先码点v3狼人杀好了🌴思考着是烧脑的高端局面还是简简单单的欢乐日常

瘫倒
也就一点点感慨吧别点了嘻嘻嘻←

v3啊……
从v3发售以来,从总统厨白银厨慢慢变成了全员厨,应该说是因为v3我才重新用回了qq,用上了lofter,也遇见了很多人也有了一个家

差不多也快一年了,从一开始疯狂的厨也因为慢慢入了其他圈后淡了下来,虽然一如既往的爱着是清和v3全员←无论如何也是本命的16个人
但是嘛,很明显(指了指文章日期),也很久没产粮了

虽然小声逼逼一句入的新坑我也没产过几篇(小号就两篇文←。)

小英雄,凹凸,到现在的宝石,也有了很多喜欢的角色和cp
但是只是稍微淡了一点……!有人扩列问起,每次都是最先提v3,然后谜之骄傲(?)的说自己是全员厨(?)
不过坑多了,还是不可避免嘛……

but.

想起了一个傻子(?)曾经说过的
什么叫做本命cp,那大概就是你已经入了其他坑,回过头来再一看时,发现那对cp比以前,更棒了
大概这也是我对v3的感受吧
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我重复多遍的镜头和剧情

入了二次以来,真正付出了这么多,一篇一篇写出来的同人,也就只有v3了,想继续看着他们的日常,他们的续章
无论如何,也不想停留在这种只剩下三个人了的结局啊

反正被安利了“绊”这首歌以后,然后歌词瞬间对上v3的大家以后(3000米v3滤镜←听啥歌想弄啥v3手书)
就是,也没放下过吧

果然,还是v3的大家,最棒了啊xxxx
以前有着很多脑洞,彻底下定决心慢慢填了,我会继续待在v3坑底默默废肝的……!
他们!十六个人!是天使!我爱!他们!

xxxxxx←

如果是从发售一直追到现在,哪怕时间也没有那么久(小声逼逼一句一年不到也不算久,但是v3冷的快啊xxx反正本大爷赖在这儿了以后都不走了!)还在刷新tag,还在爱着的人,已经是真爱了吧
想和v3,想和这样还待在这个坑的大家们,就这样,一直一直的,继续下去吧x

明天就要期中考了……
不管不管反正复习也没用——(乱叫)
开始码设定了√几个月前就有的脑洞
大概是v3的都市正邪pora!8人vs8人,互相搞事互相斗智商的推理悬疑向欢乐日常……!

不准备剧透,但是小吉的双面间谍很棒似不似!最原日常拖队伍的体力后腿←?,哥嫂立场不同然后互掐也很棒对不对(并没有!)是清配上狙击手的身份也很有趣对不对!东条日常万能队友!

就这样吧废话了好多xxxx

总之,这个坑,本大爷就是一辈子都不走了
死皮赖脸瘫在地上bushi

#七夕狗粮#【弹丸论破V3 / 是斩】

☆短打,没什么意义的撒狗粮
☆甚至尴尬的表示因为太临时了,这狗粮还不怎么好吃💦

    “东条同学……?”
    迷迷糊糊中听到的一句喊声将东条斩美猛地惊醒,在意识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的在课上睡着了以后,有些尴尬的抿了抿嘴。
    而坐在旁边的真宫寺是清,便是出声提醒她的那个声音的主人。
    “谢了……”东条小声地道谢,对于刚刚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所幸台上的老师还并没有发现。
    真宫寺眯了眯眼,对于自己的同桌做出上课睡觉的这件事也感到疑惑,这按理说应该是毫无可能的啊。
    ——毕竟,我(她)可是超高校级的女仆。

    然后第二节的数学课,真宫寺扯动了嘴角后继续出声说道:
    “东条同学,醒一醒……”
    接着又是被惊醒了的东条,以及低下头去的歉意和自责。
    问题是第三节课,再次上演了这一幕,真宫寺在思考片刻后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情况了。

    “啊……劳烦真宫寺君的关心了,只是我这几天有些失眠而已。”中午课间,东条有些睡眼朦胧的坐在位置上,胳膊强撑着脑袋,秉持着一贯的教养回答了真宫寺的问题。
    失眠……?
    真宫寺低声念叨起了这两个字。

    “东条小姐,要不要来我的寝室试一晚。”
    正巧坐在后座的白银紬一脸惊悚,在举牌抗议以后表示:“等一下啊真宫寺君,你们可以稍微委婉一点吗。”
    什么……委婉?

    真宫寺不明就里的对上了东条的目光,继续开口解释到:“失眠的原因有很多种,不同的原因,解决方法自然也就不一样,但是我也不好直接过问东条同学所认为的原因。”
    “那么只能考虑一下最保守的建议,换一个环境试一下了。”
    真宫寺想了想,又继续说着:“kukuku……当然,鄙人也是很想观察一下,异常美丽的东条小姐,在失眠的情况下会有什么令人期待的表现呢——”
    召唤圣光中,而一旁的白银差点没一口气闷死。
    东条有些呆愣,首先从真宫寺的邀请上来看,她必须得有个答复。
    “那个……谢谢真宫寺君了……”不过还是不麻烦了——结果后面半截话还没说完,真宫寺突然开口打断了。
    “当然,如果东条同学愿意把失眠的理由告诉我,我也可以翻找一下资料看看有没有应对方法。”

    理由吗……
    东条张了张嘴,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因为一直想着一个人而已……而那个人还什么也不清楚的在面前发问。东条颇为尴尬的咳了咳。
    自己作为女仆,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压抑着心里想诚实脱出的想法,只是摇头。

    而一旁的白银紬表示我早已看清了一切。

    “啊……”似乎这时候反应过来了邀请女孩子去自己的寝室的行为有多失礼,真宫寺说道:“去其他同学的寝室也可以试试的……抱歉。”
    “没什么……其实,也倒不是不可以……”东条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有些心不在焉的不敢与面前的人直视,最后那半句话更是笑声到了喃喃自语的程度。
    但是就这么恰好,被真宫寺听到了。

    真宫寺面罩下的嘴角笑了笑,明白了什么。
    当晚,在神助攻的白银同学的帮助下,东条还是被哄骗进了真宫寺的寝室,在脸红耳赤的不适应后,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两个人背对着背,没有进行过多的交流,互相道了晚安。

    虽然没有过多交流,但这仍是这几天来,东条睡得最安心的一次。
    对于同样失眠了几天的真宫寺来说,也是一样。
   

【天白/白银紬生贺】湖水和你的颜色

#天白向,致紬紬的生贺♬
#超、超晚……不会画画不会写文的我已经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紬紬我爱你(等一下这是天白场合🔫)

——————————————

    盛夏的河边,平淡无奇、出现在任何小说场合里都不会有违和感的一排浮翠流丹的垂柳,迎着没什么特殊的微风漂洋着。
    “嗯,这样的景象,或许挺适合平淡无奇的我啊。”

    少女推了推眼镜,水蓝色的长发被风吹动的有些凌乱,她颇为无奈的放弃了用右手托着脸颊,而是选择了用右手去挽住了不肯安宁的侧发,以免挡住面前秀丽的湖景。
    湖边没什么人,此时正是上午十点左右,如果按照少女的行程安排,此时应该赶到了机场达成飞机才是,然而似乎有那么点意外……
    “诶、等等,晚点了太久了吧,暴风雨什么的——”
    这是十分钟前少女接到通知时的感叹,尾音还没有落下,便叹了口气,觉得自言自语也没什么意义。
   
    恰好,这个湖离机场并不远。
    少女收起了登机牌,上面写着白银紬三个字,在围绕着机场外围晃荡的时候,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
    说是湖,其实她也不能确定,似乎是个废湖吧,也不那么大,也不那么清,恰好的被她撞见了,否则这里依旧可能没什么人。

    白银尝试着伸展一下胳膊,及膝的长裙上有一片刚刚掉落的柳叶,她颇为好奇的拿手指将那片柳叶捻了起来。
    夏天的垂柳从来没有春天的有名,理由是后者代表了新生吗?
    无意义的天马行空的思考,通俗点解释的理由是消磨时光。

    “这么说来,我也挺倒霉的呢,好不容易决定出去旅游一趟啊……还没出去,就迫不得已停滞了呢。”
    太阳不算太大,白银用手覆在额头,粗略地遮住了一些紫外线。
    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个清朗的少年的声音:

    “哦……这里居然有人啊?”

    听到声音的第一反应,想必大部分人都会回头看看吧。
    白银抱着这样的想法,决定跟随大部分人的行动,顺着声音扭过了头。
    一个同样拖着旅行箱的人。

    这是白银第一眼的印象,未免太过于简略,却也没办法。
    再然后……是个年龄相仿的绿发少年,细节方面,大概就是耳朵上吸引人目光的耳钉了吧。

    应该不是坏人。
    白银简单的得出了这个判断,更何况自己没什么好偷好骗的,她的包里就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很简单的出行。

    “你好啊,虽然一见面就搭话会显得很轻浮吧,哈哈……简单的来说我是一个旅人,或者说旅行家,毕竟在这种很少人来的地方有着相见,也算是有缘了,请这位小姐多指教了。”
    对方轻轻的笑了笑,没有什么危险的举动,反倒举手投足都给人带来了好感。

    不过这么平凡的我居然会被注意到,而且被打招呼了呢……
    白银再次不切实际的想着,抬头礼貌的回应到:
    “你好,算是缘分吧,毕竟飞机晚点了,我只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
    没必要骗什么,自然而然的回答就行了。
    对方似乎有什么想表达的,苦笑着挠了挠头:“我就知道啊……我的那班飞机也晚点了,我曾经来过这个城市,意外的知道这个离飞机场很近的地方,准备在等待的时候来这里晃一下呢。”
    “如果你的第一句话是想表达我们是同一班飞机,那可真是巧啊,我也得回应一句请多指教呢。”白银托着脸颊,也笑着回应到,直接点明了话题。
    “是被这么认为的吗……”绿发少年没怎么介意,很自然的点了点头,“毕竟今天早上的航班就那么一趟啊。”

    风从两个人中间吹过,在历经短暂的沉默后,白银接着说到:“那么,我应该没有打扰到你……不过我这么平淡无奇,无视的话很轻易的吧?”
    后面半句话声音有些小,更像是喃声的自言自语,不过还是顺着风被绿发少年听到了,他似乎陷入了沉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啊啊……果然我或许还是被人无视比较好?毕竟直接点说,我挺土气的呢,这身打扮也很普通,现在也没怎么化妆……
    眼看着内心弹幕快要刷满了,一句回答轻轻的由对方脱口而出。

    “平淡无奇吗……我没这么觉得啊。”似乎有些苦恼于该怎么把这句话完好的表达,对方停下来斟酌了一下。
    “总而言之,并没有打扰到了这一说法哦。”

    “啊……是吗……”白银低头的自语道,“不一样的回答啊。”
    不过这次,对方似乎真没有听到。
    “这里似乎只有一条凳子,倒是还有点空间,虽然好像某种耽美小说所写的那样……啊,没什么,要坐过来吗?站着还是挺累的吧。”白银想了想,对于自己的邀请还是有些不安,好在绿发少年很自然的笑着点了点头,托着行李箱走了过来。

    唔……看来自己把空间想的太大了呢。
    白银不自觉的把头扭了过去,因为已经贴的很近了,脸上不自觉的起了红晕……但这怎么可能让人发觉啊!

    “那个,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天海兰太郎。”
    对方的声音似乎也有些不稳,并没有可以转过身来看着白银侧开的脸庞。
    “我叫白银紬,也不是什么一定要记住的名字……”白银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压抑着乱拍子的心跳,尾音渐渐消失。
    两人交换了名字后,无言的坐在了一条长凳上,看着眼前两人都欣赏过得景色。

    那个……
    白银有些按耐不住的悄悄侧头,偷偷的看着名为天海的少年的侧脸。
    好像那种漫画里形容的痴女啊……!什么啊!
    白银狠狠地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强迫自己把头扭回去,眼神却还是不自主的往身旁看去,然后……

    对上了一双青绿色的双眸。

    啊……和眼前的湖水有些像呢。
    白银抿了抿嘴,看着口袋里的登机牌,轻轻的笑了。

【END】

【真宫寺是清生贺/无cp向】异议あり!(一)

#不知道能写几篇的真宫寺生贺④#
#逆转裁判的法庭配置#
#年龄无具体设置#

【20xx年7月29日,9:25,法庭等候室】

“真宫寺君,真宫寺君?”
东条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旁边的真宫寺。
这也算是第一次辩护,接下来的还是凶杀案,东条也不禁担心了起来。

“啊,东条小姐不用担心。”真宫寺似乎笑了一下,可惜隔着面罩看不到他的表情,“我相信那个人不会杀人的,所以我也有自信能够辩护成功。”
“用上民俗学的技巧吗?”东条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她知道这位新手律师另一个方面的优秀。
真宫寺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论用什么方法,至少心态上没有问题,东条认真的再三确认后也算放心了。

想到那位委托人……真宫寺脑海中浮现出了对方的影像,他知道,那个人是绝对不可能杀人的。

【同日,9:30,法庭上】

“辩护方和检事方是否准备就绪?”坐在法官席上的年轻法官敲了敲锥,前面的名片上写着赤松枫。

“辩护方已准备就绪。”
真宫寺看向了站在旁边助手席的东条,而对方回应了一个欠身和微笑,例行公事般的说了一句请多指教。

“呐呐~检察官这边,也依旧准备就绪了哦~”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真宫寺和东条不约而同的看向对面席位,一个白发的少女笑嘻嘻的颠了颠脚。

“夜长检察官……那个,可不可以在法庭上稍微……”身为法官的赤松想说些什么,却组织不来合适的措辞。
“神大人在夸奖枫哦~枫身为法官很称职呢~”夜长继续人畜无害的天然笑容,双手摆在胸前做出了祈祷。

………………
真宫寺有些头疼,第一次辩护就遇上了这么奇怪的检察官,是哪里来的神棍吗?
东条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能看向法官,希望她能赶紧把事情扯回重点。

“咳咳,”赤松再次敲了敲椎,“夜长检察官,请开始陈述案件。”
“嗯~嗯~好的,神大人将会非常完美的将案情说出来哦。”

“首先,是本案的被害人,ABCD,年龄是二十一岁,是游乐场的一名兼职生。”
“尸体发现地点是游乐场的鬼屋后门,第一报案人便是本案的被告,在在警方的调查下,根据指纹等关键线索锁定住了凶手。”

看起来,陈述案件时,这位检察官还是正常的……真宫寺稍微松了口气,否则后面怎么对话都是问题。

“那检方有需要传唤证人吗?”
“啊啦啦~当然有啊,第一位证人,就是本案的被告人——神大人如是说的哦~”
赤松仿佛已经习惯了夜长的说话方式,敲下木锤,传唤证人。

…………我相信他,不会杀人的。
如此想的真宫寺,迎来了本案的被告人,狱原昆太。
无论怎么想,他都不应该是凶手,虽然我也只是个新人律师,但所需要做的,只是将真相找寻出来,昆太的嫌疑也就不复存在了。
真宫寺心里默默的想着,看着委托人走上了证人席。

“请证人开始作证。”

〈未完〉

【真宫寺是清生贺/是斩向】带上眼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不知道能写几篇的真宫寺生贺③#
#是斩向#
#ooc预警#
#给是清一个正常的好姐姐#

东条今早一进班,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她是最早来的那几个,此时教室里人也不多,只有真宫寺一个人正在低头看文献。
站在门口愣了愣神,东条将教室观察了一圈后发现了违和感,目光停留在了民俗学家的身上。

“真宫寺君……戴眼镜了?”

————————————————
时间回到早上,在每天上学前,真宫寺都会到医院探望姐姐。

“姐姐……”
被叫到的长发女子微笑着,摸了摸真宫寺的脑袋。
“姐姐……”真宫寺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姐姐的抚摸,却还是不死心的想说些什么。

“嗯,是清乖啊,就试一下,可以吗?”
姐姐靠着床头,虽然脸色因为病症的原因略显苍白,却还是掩饰不住跃跃欲试的兴奋。
真宫寺看向了旁边的眼镜。
“如果姐姐非要我试的话……我是可以的,但是理由是什么呢……?”
真宫寺有些无奈的拿起眼镜看了看。

“理由……?没有什么理由吧,姐姐想看看戴眼镜的是清而已,也想让其他人看看不一样的是清啊,今天就这样带到学校里去吧,答应姐姐,不可以摘下来哦。”
姐姐吐了吐舌,催促着真宫寺赶紧去上学了。

——————————————

真宫寺并不准备解释什么,因为他知道解释不清,在叹了一口气后抬头,对上了东条略带惊讶的目光。
平心而论,真宫寺带上了眼镜这件事,给人的冲击力并不小,方形的黑框眼镜在一次衬托了真宫寺的脸型,从气场上来更加具有学者的文学气场。
同时更有了女孩子的秀气……东条在心里补充到。

“没什么理由……东条小姐可以理解为,我心血来潮就带了哦?”
真宫寺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费时,简单的来说他也有点不知道怎么说话。
突然以莫名其妙的理由带上了眼镜……在东条小姐看起来很蠢吧。
算是一种不安,更加促使了真宫寺低下头沉心于文献,并不多说什么了。
好在东条没有某总统的搞事心,作为女仆的修养让她没有继续过问,坐了下来。

………………
东条轻轻的侧脸,盯着身为同桌的真宫寺,心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笔无意识的在纸上拨画。
这副眼镜……可真是配啊,倒不如说……可能无论什么,都很配这张脸庞呢。

“东条小姐……?”
意识到旁边的人在发呆,真宫寺不得不提醒道。
“啊……啊。”东条反应了过来,对于刚刚的出神有些羞愧,甩了甩脑袋,将心思放回了黑板。

【真宫寺是清生贺/欢乐日常】拿着棒棒糖的天线宝宝很可疑吗?

#不知道能写几篇的真宫寺生贺②#
#短、短打#

今天的地球一如既往的平静。
今天的才囚也一如既往的平静。
大概今天最不平静的,是某个海带型自带面罩的民俗不明生物体了。

“停一下……我想问一个问题。”
真宫寺抽搐了一下嘴角,勉勉强强的用叉子卷起了面前盘子里的意大利面。
“嗯……?”
白银颇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真宫寺,淡定的吸了一口珍珠奶茶。
“这件c服,不是很棒吗?”

迎来的是真宫寺的一阵沉默和举面抗议。

“我记得当初,提议好像没有提到这一点啊。”
面罩下的表情看不清,但可以明确的感受到,真宫寺是克制了许久,连续道歉大招才没有呼之欲出。
白银无辜的扶了扶眼镜。
“可是,我已经很有善心,把穿女装这件事给最原和百田了啊,和女装相比,我给你的提议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话说事情也不复杂,一天前,白银来拜托了真宫寺一件事情而已。
在万年事儿王的王马小吉的带领下,才囚将要开起一场无厘头的漫展。
介于真宫寺188的身高优势,在白银的拜托下,真宫寺勉强答应了穿c服这件事,至于具体是什么衣服,白银当时打了个马虎眼,露出了一个无害的微笑。

于是现在展现在真宫寺面前的,是一套天线宝宝的玩偶装。

………………
真宫寺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究竟是天线宝宝玩偶装好,还是女仆装好……
这什么玩意儿啊!
真宫寺掂量了一下头套,思考了一下准备反击。

“这完全称不上c服吧?”
“嗯。”

面对白银理直气壮的笑容,真宫寺感到了一阵胃疼。

“这都不妨碍你答应了要穿我给的衣服去漫展啊。”
白银宽慰似的拍了拍真宫寺的肩膀:“加油吧,穿上这个去发棒棒糖,满场子晃悠就行。”

————————————

“诶、诶……?不好意思,昆太想问你一下,你是谁啊?”
狱原看着面前拿着棒棒糖的天线宝宝,有些愣神。

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要不然不说话好了。
真宫寺果断的做出了这个决定,虽然感觉不太好,但还是准备扭头离开。

“抱、抱歉?可是昆太需要确定一下你是谁,这是赤松桑交代的,要是有什么危险分子就糟糕了。”
狱原不死心的跟了上去,他要把赤松交给他的事情完成。

真宫寺默默擦了擦冷汗……用玩偶手套擦了擦玩偶脑袋。
平常对狱原也有了解,看起来不回答就不会放过了啊。

要不要……试一下姐姐的音线?
这个想法一出,真宫寺自己都吓了一跳。
可是目前似乎除了伪音说话,没有什么方法了啊。

“那个,我是被邀请来参加漫展的。”
真宫寺用此生最尖细的嗓音挤出来了这句话,尾音还微微发颤,一股娇羞女子的风范儿。
似乎是为了使自己女孩子的身份得到对方的肯定,真宫寺还拿玩偶手扶上了脸颊,僵硬的左右扭了两下。

于是下一秒真宫寺就被自己恶心到了,在心里尴尬的向姐姐道歉。

不过狱原好像没发觉什么,连忙低头慌慌张张的致歉。
“啊、好的,昆太误会你是可疑人物真是抱歉了,那个……请玩的愉快!”
再一抬头,刚刚那个奇怪的人偶就已经不见了,狱原惊讶的左顾右盼。

刚刚那个人……会瞬移吗?!

————————————
最后真宫寺毫不犹豫把手里未发完的棒棒糖全部扔了,当做完成了任务。
再一打开手机,qq上就已经疯狂流传起来最原和百田的女装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