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个叫里爷的生物体(?)

【天白/白银紬生贺】湖水和你的颜色

#天白向,致紬紬的生贺♬
#超、超晚……不会画画不会写文的我已经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紬紬我爱你(等一下这是天白场合🔫)

——————————————

    盛夏的河边,平淡无奇、出现在任何小说场合里都不会有违和感的一排浮翠流丹的垂柳,迎着没什么特殊的微风漂洋着。
    “嗯,这样的景象,或许挺适合平淡无奇的我啊。”

    少女推了推眼镜,水蓝色的长发被风吹动的有些凌乱,她颇为无奈的放弃了用右手托着脸颊,而是选择了用右手去挽住了不肯安宁的侧发,以免挡住面前秀丽的湖景。
    湖边没什么人,此时正是上午十点左右,如果按照少女的行程安排,此时应该赶到了机场达成飞机才是,然而似乎有那么点意外……
    “诶、等等,晚点了太久了吧,暴风雨什么的——”
    这是十分钟前少女接到通知时的感叹,尾音还没有落下,便叹了口气,觉得自言自语也没什么意义。
   
    恰好,这个湖离机场并不远。
    少女收起了登机牌,上面写着白银紬三个字,在围绕着机场外围晃荡的时候,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
    说是湖,其实她也不能确定,似乎是个废湖吧,也不那么大,也不那么清,恰好的被她撞见了,否则这里依旧可能没什么人。

    白银尝试着伸展一下胳膊,及膝的长裙上有一片刚刚掉落的柳叶,她颇为好奇的拿手指将那片柳叶捻了起来。
    夏天的垂柳从来没有春天的有名,理由是后者代表了新生吗?
    无意义的天马行空的思考,通俗点解释的理由是消磨时光。

    “这么说来,我也挺倒霉的呢,好不容易决定出去旅游一趟啊……还没出去,就迫不得已停滞了呢。”
    太阳不算太大,白银用手覆在额头,粗略地遮住了一些紫外线。
    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个清朗的少年的声音:

    “哦……这里居然有人啊?”

    听到声音的第一反应,想必大部分人都会回头看看吧。
    白银抱着这样的想法,决定跟随大部分人的行动,顺着声音扭过了头。
    一个同样拖着旅行箱的人。

    这是白银第一眼的印象,未免太过于简略,却也没办法。
    再然后……是个年龄相仿的绿发少年,细节方面,大概就是耳朵上吸引人目光的耳钉了吧。

    应该不是坏人。
    白银简单的得出了这个判断,更何况自己没什么好偷好骗的,她的包里就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很简单的出行。

    “你好啊,虽然一见面就搭话会显得很轻浮吧,哈哈……简单的来说我是一个旅人,或者说旅行家,毕竟在这种很少人来的地方有着相见,也算是有缘了,请这位小姐多指教了。”
    对方轻轻的笑了笑,没有什么危险的举动,反倒举手投足都给人带来了好感。

    不过这么平凡的我居然会被注意到,而且被打招呼了呢……
    白银再次不切实际的想着,抬头礼貌的回应到:
    “你好,算是缘分吧,毕竟飞机晚点了,我只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
    没必要骗什么,自然而然的回答就行了。
    对方似乎有什么想表达的,苦笑着挠了挠头:“我就知道啊……我的那班飞机也晚点了,我曾经来过这个城市,意外的知道这个离飞机场很近的地方,准备在等待的时候来这里晃一下呢。”
    “如果你的第一句话是想表达我们是同一班飞机,那可真是巧啊,我也得回应一句请多指教呢。”白银托着脸颊,也笑着回应到,直接点明了话题。
    “是被这么认为的吗……”绿发少年没怎么介意,很自然的点了点头,“毕竟今天早上的航班就那么一趟啊。”

    风从两个人中间吹过,在历经短暂的沉默后,白银接着说到:“那么,我应该没有打扰到你……不过我这么平淡无奇,无视的话很轻易的吧?”
    后面半句话声音有些小,更像是喃声的自言自语,不过还是顺着风被绿发少年听到了,他似乎陷入了沉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啊啊……果然我或许还是被人无视比较好?毕竟直接点说,我挺土气的呢,这身打扮也很普通,现在也没怎么化妆……
    眼看着内心弹幕快要刷满了,一句回答轻轻的由对方脱口而出。

    “平淡无奇吗……我没这么觉得啊。”似乎有些苦恼于该怎么把这句话完好的表达,对方停下来斟酌了一下。
    “总而言之,并没有打扰到了这一说法哦。”

    “啊……是吗……”白银低头的自语道,“不一样的回答啊。”
    不过这次,对方似乎真没有听到。
    “这里似乎只有一条凳子,倒是还有点空间,虽然好像某种耽美小说所写的那样……啊,没什么,要坐过来吗?站着还是挺累的吧。”白银想了想,对于自己的邀请还是有些不安,好在绿发少年很自然的笑着点了点头,托着行李箱走了过来。

    唔……看来自己把空间想的太大了呢。
    白银不自觉的把头扭了过去,因为已经贴的很近了,脸上不自觉的起了红晕……但这怎么可能让人发觉啊!

    “那个,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天海兰太郎。”
    对方的声音似乎也有些不稳,并没有可以转过身来看着白银侧开的脸庞。
    “我叫白银紬,也不是什么一定要记住的名字……”白银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压抑着乱拍子的心跳,尾音渐渐消失。
    两人交换了名字后,无言的坐在了一条长凳上,看着眼前两人都欣赏过得景色。

    那个……
    白银有些按耐不住的悄悄侧头,偷偷的看着名为天海的少年的侧脸。
    好像那种漫画里形容的痴女啊……!什么啊!
    白银狠狠地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强迫自己把头扭回去,眼神却还是不自主的往身旁看去,然后……

    对上了一双青绿色的双眸。

    啊……和眼前的湖水有些像呢。
    白银抿了抿嘴,看着口袋里的登机牌,轻轻的笑了。

【END】

♬名朋的一个dr联戏剧组的群宣♬

很简单的群宣……!以及这个联戏剧组可能有毒✘请慎入(不不不快点来求你们了呜呜呜)
目前没(几个)人,把那边的群简介复制一下(懒)
名朋群号:404146

————————————————

本月联戏主题:跨国的一次海南游记✘
(联完及换)

1.帅气潇洒的群头,大声喊出它可爱!!
2.联戏时间不定,或许是月戏
3.最多2重皮,开放全系列
4.如群名所示,主题有的时候可能会毒到一定的坑度,不过也会有正常的,比如现在是第一次,所以很正常对吧对吧✘
5.主磨皮,愿意闲聊也可以?
6.过会儿去群宣✘以及群头是情侣头像吧抱来的,侵换

————————————
至于群头是什么,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现在没几个人,没几个人……废话十分钟前才建的✘不过王马和天海的皮似乎已经被占了……?

这er是一个人非常孤单的枫x快来啊x
群宣的话真的不这么想上皮……就这样吧各位快点来玩玩啊呜呜呜呜呜呜

【真宫寺是清生贺/无cp向】异议あり!(一)

#不知道能写几篇的真宫寺生贺④#
#逆转裁判的法庭配置#
#年龄无具体设置#

【20xx年7月29日,9:25,法庭等候室】

“真宫寺君,真宫寺君?”
东条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旁边的真宫寺。
这也算是第一次辩护,接下来的还是凶杀案,东条也不禁担心了起来。

“啊,东条小姐不用担心。”真宫寺似乎笑了一下,可惜隔着面罩看不到他的表情,“我相信那个人不会杀人的,所以我也有自信能够辩护成功。”
“用上民俗学的技巧吗?”东条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她知道这位新手律师另一个方面的优秀。
真宫寺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论用什么方法,至少心态上没有问题,东条认真的再三确认后也算放心了。

想到那位委托人……真宫寺脑海中浮现出了对方的影像,他知道,那个人是绝对不可能杀人的。

【同日,9:30,法庭上】

“辩护方和检事方是否准备就绪?”坐在法官席上的年轻法官敲了敲锥,前面的名片上写着赤松枫。

“辩护方已准备就绪。”
真宫寺看向了站在旁边助手席的东条,而对方回应了一个欠身和微笑,例行公事般的说了一句请多指教。

“呐呐~检察官这边,也依旧准备就绪了哦~”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真宫寺和东条不约而同的看向对面席位,一个白发的少女笑嘻嘻的颠了颠脚。

“夜长检察官……那个,可不可以在法庭上稍微……”身为法官的赤松想说些什么,却组织不来合适的措辞。
“神大人在夸奖枫哦~枫身为法官很称职呢~”夜长继续人畜无害的天然笑容,双手摆在胸前做出了祈祷。

………………
真宫寺有些头疼,第一次辩护就遇上了这么奇怪的检察官,是哪里来的神棍吗?
东条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能看向法官,希望她能赶紧把事情扯回重点。

“咳咳,”赤松再次敲了敲椎,“夜长检察官,请开始陈述案件。”
“嗯~嗯~好的,神大人将会非常完美的将案情说出来哦。”

“首先,是本案的被害人,ABCD,年龄是二十一岁,是游乐场的一名兼职生。”
“尸体发现地点是游乐场的鬼屋后门,第一报案人便是本案的被告,在在警方的调查下,根据指纹等关键线索锁定住了凶手。”

看起来,陈述案件时,这位检察官还是正常的……真宫寺稍微松了口气,否则后面怎么对话都是问题。

“那检方有需要传唤证人吗?”
“啊啦啦~当然有啊,第一位证人,就是本案的被告人——神大人如是说的哦~”
赤松仿佛已经习惯了夜长的说话方式,敲下木锤,传唤证人。

…………我相信他,不会杀人的。
如此想的真宫寺,迎来了本案的被告人,狱原昆太。
无论怎么想,他都不应该是凶手,虽然我也只是个新人律师,但所需要做的,只是将真相找寻出来,昆太的嫌疑也就不复存在了。
真宫寺心里默默的想着,看着委托人走上了证人席。

“请证人开始作证。”

〈未完〉

【真宫寺是清生贺/是斩向】带上眼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不知道能写几篇的真宫寺生贺③#
#是斩向#
#ooc预警#
#给是清一个正常的好姐姐#

东条今早一进班,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她是最早来的那几个,此时教室里人也不多,只有真宫寺一个人正在低头看文献。
站在门口愣了愣神,东条将教室观察了一圈后发现了违和感,目光停留在了民俗学家的身上。

“真宫寺君……戴眼镜了?”

————————————————
时间回到早上,在每天上学前,真宫寺都会到医院探望姐姐。

“姐姐……”
被叫到的长发女子微笑着,摸了摸真宫寺的脑袋。
“姐姐……”真宫寺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姐姐的抚摸,却还是不死心的想说些什么。

“嗯,是清乖啊,就试一下,可以吗?”
姐姐靠着床头,虽然脸色因为病症的原因略显苍白,却还是掩饰不住跃跃欲试的兴奋。
真宫寺看向了旁边的眼镜。
“如果姐姐非要我试的话……我是可以的,但是理由是什么呢……?”
真宫寺有些无奈的拿起眼镜看了看。

“理由……?没有什么理由吧,姐姐想看看戴眼镜的是清而已,也想让其他人看看不一样的是清啊,今天就这样带到学校里去吧,答应姐姐,不可以摘下来哦。”
姐姐吐了吐舌,催促着真宫寺赶紧去上学了。

——————————————

真宫寺并不准备解释什么,因为他知道解释不清,在叹了一口气后抬头,对上了东条略带惊讶的目光。
平心而论,真宫寺带上了眼镜这件事,给人的冲击力并不小,方形的黑框眼镜在一次衬托了真宫寺的脸型,从气场上来更加具有学者的文学气场。
同时更有了女孩子的秀气……东条在心里补充到。

“没什么理由……东条小姐可以理解为,我心血来潮就带了哦?”
真宫寺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费时,简单的来说他也有点不知道怎么说话。
突然以莫名其妙的理由带上了眼镜……在东条小姐看起来很蠢吧。
算是一种不安,更加促使了真宫寺低下头沉心于文献,并不多说什么了。
好在东条没有某总统的搞事心,作为女仆的修养让她没有继续过问,坐了下来。

………………
东条轻轻的侧脸,盯着身为同桌的真宫寺,心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笔无意识的在纸上拨画。
这副眼镜……可真是配啊,倒不如说……可能无论什么,都很配这张脸庞呢。

“东条小姐……?”
意识到旁边的人在发呆,真宫寺不得不提醒道。
“啊……啊。”东条反应了过来,对于刚刚的出神有些羞愧,甩了甩脑袋,将心思放回了黑板。

【真宫寺是清生贺/欢乐日常】拿着棒棒糖的天线宝宝很可疑吗?

#不知道能写几篇的真宫寺生贺②#
#短、短打#

今天的地球一如既往的平静。
今天的才囚也一如既往的平静。
大概今天最不平静的,是某个海带型自带面罩的民俗不明生物体了。

“停一下……我想问一个问题。”
真宫寺抽搐了一下嘴角,勉勉强强的用叉子卷起了面前盘子里的意大利面。
“嗯……?”
白银颇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真宫寺,淡定的吸了一口珍珠奶茶。
“这件c服,不是很棒吗?”

迎来的是真宫寺的一阵沉默和举面抗议。

“我记得当初,提议好像没有提到这一点啊。”
面罩下的表情看不清,但可以明确的感受到,真宫寺是克制了许久,连续道歉大招才没有呼之欲出。
白银无辜的扶了扶眼镜。
“可是,我已经很有善心,把穿女装这件事给最原和百田了啊,和女装相比,我给你的提议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话说事情也不复杂,一天前,白银来拜托了真宫寺一件事情而已。
在万年事儿王的王马小吉的带领下,才囚将要开起一场无厘头的漫展。
介于真宫寺188的身高优势,在白银的拜托下,真宫寺勉强答应了穿c服这件事,至于具体是什么衣服,白银当时打了个马虎眼,露出了一个无害的微笑。

于是现在展现在真宫寺面前的,是一套天线宝宝的玩偶装。

………………
真宫寺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究竟是天线宝宝玩偶装好,还是女仆装好……
这什么玩意儿啊!
真宫寺掂量了一下头套,思考了一下准备反击。

“这完全称不上c服吧?”
“嗯。”

面对白银理直气壮的笑容,真宫寺感到了一阵胃疼。

“这都不妨碍你答应了要穿我给的衣服去漫展啊。”
白银宽慰似的拍了拍真宫寺的肩膀:“加油吧,穿上这个去发棒棒糖,满场子晃悠就行。”

————————————

“诶、诶……?不好意思,昆太想问你一下,你是谁啊?”
狱原看着面前拿着棒棒糖的天线宝宝,有些愣神。

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要不然不说话好了。
真宫寺果断的做出了这个决定,虽然感觉不太好,但还是准备扭头离开。

“抱、抱歉?可是昆太需要确定一下你是谁,这是赤松桑交代的,要是有什么危险分子就糟糕了。”
狱原不死心的跟了上去,他要把赤松交给他的事情完成。

真宫寺默默擦了擦冷汗……用玩偶手套擦了擦玩偶脑袋。
平常对狱原也有了解,看起来不回答就不会放过了啊。

要不要……试一下姐姐的音线?
这个想法一出,真宫寺自己都吓了一跳。
可是目前似乎除了伪音说话,没有什么方法了啊。

“那个,我是被邀请来参加漫展的。”
真宫寺用此生最尖细的嗓音挤出来了这句话,尾音还微微发颤,一股娇羞女子的风范儿。
似乎是为了使自己女孩子的身份得到对方的肯定,真宫寺还拿玩偶手扶上了脸颊,僵硬的左右扭了两下。

于是下一秒真宫寺就被自己恶心到了,在心里尴尬的向姐姐道歉。

不过狱原好像没发觉什么,连忙低头慌慌张张的致歉。
“啊、好的,昆太误会你是可疑人物真是抱歉了,那个……请玩的愉快!”
再一抬头,刚刚那个奇怪的人偶就已经不见了,狱原惊讶的左顾右盼。

刚刚那个人……会瞬移吗?!

————————————
最后真宫寺毫不犹豫把手里未发完的棒棒糖全部扔了,当做完成了任务。
再一打开手机,qq上就已经疯狂流传起来最原和百田的女装照了。

【真宫寺是清生贺/才囚欢乐日常】菠萝派好,还是草莓派好?

#不知道能打几篇的真宫寺生贺①#
#辩论赛很有趣,不是吗?#

“…………辩论赛?”
刚听到这个消息,真宫寺挑了挑眉,没有理解这句邀请,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名字已经被记在参与名单上了。
“不,请等一下。”
真宫寺一个探身,凭借着身子高和手长的优势,拽住了某个准备逃跑的王马。
“nixixi~真宫寺君的名字已经在上面了,撤销不了哦~”
王马笑嘻嘻的挥了挥手里的名单,对于真宫寺杀人般的目光置之不理,毫不在意。

………………
“辩论题目是什么?”
真宫寺勉强松了手,以最快的速度接受了现实,心里默默叹气后问出了这个问题。

“草莓派和菠萝派那个好吃~”

真宫寺选择了抢过名单并且撕掉名单。
然而并没有成功。
得到的是王马潇洒跑开的背影和一串标志性的笑声。
深呼了一口气,脑海里出现了既来之则安之的语句,在片刻沉思后选择了菠萝派——那好像是姐姐爱吃的吧?

真宫寺回到研究教室后翻开了民俗学文献,思考着要不要从这里找点辩论资料。
菠萝派……
不得不对于这个辩论题目有些无语,这是纯粹要靠诡辩吗?无论怎么看这个结果都是因人而异的啊。
找不到什么可参考资料的真宫寺,开始怀疑起了人生。

辩论赛如期而至。
实际上就在下午,大概距离真宫寺(被)报名也就几个小时而已,不难看出又是王马一次心血来潮的临时搞事。
4vs4的配置,其余人当评委。
真宫寺眯了眯眼,看了看场上的局势。

草莓派:赤松、最原、百田、春川
菠萝派:夜长、真宫寺、入间、KiBo

这看不清真宫寺面罩下的表情包,只看见他没什么波动的站上了辩论台。
至于内心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辩论开始——

“辩论……辩论……草莓……”
对面的赤松在冷场一分钟后主动开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这什么奇怪的辩论题目啊。
“我方认为草莓派更好,请给我三分钟来阐述理由。”一旁的最原的接过了话茬。
赤松愣了愣,向最原笑了笑表示感谢。
“终一说得对!至于理由什么的,肯定有很多的对吧!春卷也来说句话!”百田倒是热血沸腾的推动春川讲话,后者则在黑脸之后拿起了话筒。
“王马,结束后不要跑。”
得到了场上其余七人热烈的掌声。
社会我春川,社会我春川。
台下正在摄影的王马收拾了一下准备随时开溜。

“首先说草莓这种水果,和菠萝这种带酸的水果比起来,很明显更加受广大人民的欢迎,这点各位有什么异议吗?”
见没人回答,最原继续呕心沥血的搬出自己毕生的扯淡词汇。
“做成了水果派,粉红色的草莓派也比菠萝派更加让人从颜色上就认同,香甜的果肉配上烤好的饼皮,无疑是一道上好的美味。”
然后最原放下了话筒,表示自己实在扯不下去了。

真宫寺听到以上发言,默默惋惜这题目把平常有理有据智商在线的最原给害了。
不过自己也不一定能扯出什么正常的话吧。
不过一旁的夜长率先发言了。

“呐呐~神大人说了,终一说的不对哦~”夜长笑眯眯的举起了话筒。
“很明显呀,和草莓的纯甜想必,难道不是酸酸甜甜的菠萝更让人食欲大开吗~神大人也说了,单纯的甜味做成派,可不是什么美味哦~酸酸甜甜的菠萝配上饼皮才更好吃呐~”

算是无厘头的发言,却在某种意义上有力的就酸甜来说反驳了回去。真宫寺在心里淡淡的评论道。

“喂,我说!”一旁的入间已经等不及要发言了,不等对面的继续说话,拿起话筒就开始发言了。
“对面的杂鱼们还不明白吗?菠萝派才是更好的啊!本大爷研发的机器可是刚好派上用场了,根据结果统计,市面上菠萝派的销售量可是比草莓派多的,yahiahiahia——从这一点上杂鱼们有本事反驳啊!”
说到激动之处,入间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真宫寺默默侧了身,以免被口水溅到。

“等一下入间桑……你的数据来源可信吗?”一旁的kibo弱弱的问道。
“对啊,入间桑所调查的结果,有可能是有误差的,我觉得并不能采纳。”赤松看准时机连忙发言。
“居、居然怀疑本大爷的调查结果?!”入间仿佛一下子就炸毛了,气汹汹的将怒火转移到旁边的kibo,“你特么是不是我们队的啊!”
“诶……诶?”
kibo愣了愣。
“抱……抱歉!”终于反应过来的kibo尴尬的呆在了原地。
真宫寺在一旁无奈的看着,这算是队友内斗吗?
不过自己还是发言一下比较好……

“kukuku……各位,入间桑的调查结果我们暂且不论,我们就水果本身的营养价值来探讨如何?”
真宫寺勉强把话题带到第二个方向,待旁边的入间和kibo也安静了以后,继续说道。
“菠萝是酸的,正是因为其含有sbzkkdbwjzosjsbjsisowjsbizos……………同时bwkzoahwhsjskkananakzkzizhhshs………”

真宫寺一口气把整个百度百科给背了出来。
在场的人一脸懵逼。
呃……我的方法不对吗?还是刚刚有什么地方说错了……面对着全场的沉默,真宫寺有些不安的思考着。

“我可以现在点开百度吗?”赤松抹了抹冷汗。
下面的评委团在思考过后,也纷纷拿起了手机。

————————
最后的结果?
啊,准确来说辩论赛没有结果。
但是硬要说的话……在东条小姐的协助下,王马一个星期的panta被没收了。

【是斩】不是地狱也不是天堂的世界(一)

#无意义产物,给是斩加个TAG

#长短目前不定(手动滑稽)这些细节不要在意

#设定有些奇怪(继续手动滑稽)希望看的开心,设定在这一篇里还没有完善,所以不要在意细节。


(一)


老旧的杂货铺。

过于武断的做出了这个判断,在勉强适应了昏黄的灯光后,下意识的看向了灯光下的,那个略微清瘦的人影。


“鄙人,该说一句欢迎光临吗?”

带着面罩的男子开了口,狭长的金眸里闪着意义不明的光,单手托着右边的脸颊。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再问话的同时,几乎是下意识的欠身,行出了一个标标准准的礼。

一切自然而然的,不像话。


“也罢,这时候就算直接叫出名字,或者点醒一切,你想必也没什么反应吧,”对方的声音,透过面罩模模糊糊的传了过来,“重新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叫真宫寺是清。”

真宫寺、是清。

张嘴想尝试着念出来,后两个字的音节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离开咽喉,在一瞬间的迷茫后,还是稳定了心神。

没有必要,在这种事上纠结过多。


“那么,真宫寺君,请问这是哪里?”

静候着回答。


“这里,是你我死后的世界。”


…………死?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哪里、哪里传来的滴水声?

惊慌失措的四下看去,却一无所获。


有规律的,不停歇的……是自己脑海中产生的幻听吗?

不知所措的下意识看向了地板,视线在一刹那扭曲混乱,又在下一刹那恢复。


水、粉色的水!

失态的在心中尖叫,一阵莫名地恐惧瞬袭全身。

地板,整个地板,不知不觉间流淌着,粉色的水。


“东条小姐?”真宫寺绕过隔在中间的一张货品桌走上前来,静静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是在,叫我吗?


“不,等等、等等!”一瞬间,整个世界充斥着粉色的液体,一股窒息感模糊着大脑,对方所说出来的名字在空无一物的大脑里回响。

大脑炸裂般的疼痛,模糊不清的喊出了几个音节,整个人仿佛失去了重心般踉踉跄跄的向前倒去。


………………

预想中倒在水泊中的冰冷并没有袭来,在滴水声停止、一切恢复平静后,我这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倒在了那个人的怀里,那个叫做真宫寺是清的、或许是不认识的人的怀里。


“抱、抱歉。”有些尴尬的立即起身,对方似乎并没有太过在意,象征性的拍了拍胸前的银色挂饰。

而当我稳定了身形再次看向地板,却惊愕的发现,地板上干干净净、空无一物,没有被粉色的水所侵蚀过的一切痕迹。

刚刚,也是我产生的幻觉吗?


“那么,名字应该适应了吧,东条小姐?”

真宫寺再次喊出这个名字,我愣了愣后,确认了这可能就是我的名字。

”不好意思,真宫寺君,“眼看着他还要继续说下去,我连忙说出自己最需要知道的信息,”死后的世界,是什么?“


他似乎笑了一下,尽管隔着一个面罩。

”顾名思义,在你我以杀死同伴的罪名处刑后,所迎来的世界,既不属于天堂,也不属于地狱。“

”还记得这个吗?“

真宫寺转身拿了一样物体,再递了过来。


一只有破损的,黑色手套。


……………………


【未完】

【V3中心】才囚日报 • 第一期

#2017.6.9#
#本报刊专职记者:白银紬#
#本报刊涉及V3全员#
#本期涉及CP:最吉、百春#
#关于本报刊的详细须知,请拖到最下方#

    各位好哦,我叫白银紬,超高校级的cosplay……嗯,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比较好?
    貌似完全忘了自己现在正在写稿啊,这有什么好自我介绍的[拿笔敲了敲自己的头],总之,由白银为你带来的才囚欢乐日常,绝无半点捏造,绝无半点造假——这一点是完全可以放心的哦。

    今天早上七点过十分。
    离平常规定的早餐时间还有十分钟,作为一个早起党,我已经来到了食堂,和我一样来早的,还有其他几个人:
    负责做早[zhong][wan]饭的东条、明明大半夜跑去锻炼白天却异常精神的百田、被强硬拉过来正在抑制杀气的春川、二话不说已经开始吃面了的真宫寺。
    不,请等一等,那碗面是什么情况?
   
    我和往常一样坐在了位置上,看着门口,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食堂一如既往。
    不……或许并不是一如既往。

    “……………………”
    我和其他人一样,一脸惊恐的看着推门进来的那个人——王马小吉。
    并不是他的到来使我们惊恐,而是……他的状态。
    紫色的毛发虽然平时就乱,但此时翘起来的边角更加明显;推门走进来的时候很明显步伐有些不稳;衣服确实穿的好好的,但上面却有着很明显的折痕;脸色……他强摆了一个以往的笑容:
    “nixixi~各位、早上好啊。”
    话音刚落,他自己也无法避免的呆住了——声线很明显哑了些许。

    连春川和真宫寺都难得摆出了懵逼的眼神,果然不问问发生了什么是不行的呢。
    而平常就关心着每一个同学,照顾着每一个同学的东条桑,自然是问问题的最佳人选。
    “王马君,怎么了吗?需要扶吗?”不出意外,东条张了张嘴,走上前去。
    “啊哈哈~难道会发生什么事吗?”王马依旧笑嘻嘻的,虽身形不稳,但还是执着的往旁边一闪,躲过了东条的手臂。
    “喂,你这家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虽然平常各种互怼和拌嘴,百田还是站了起来,想弄清楚情况。
    王马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竭尽全力的摆了摆手,表示他和以前一样活蹦乱跳,说道:“那么——我还是先走吧,大概是昨天不小心扭到脚了,所以走不稳哦~骗你们的——”
    说着便想转头离开。
    “王马君——”东条想伸手拉住王马:“要不要去隔壁希望峰找罪木前辈治疗一下?”
    结果王马下意识的转身,再加上那恰到好处的伸手……
    接下来的场面,包括我自己,在场的其他人都瞬间呆滞了。
    真 • 呆了。

    “王马君——”东条似乎有些慌。
    她只是拽住了王马的衣服,想确定一下他的情况,拽上了他的袖子以后也只是稍稍用了点力——王马上衣的领口就被拽开了一部分、几个扣子。

    所以说……拽开了?!

    我再仔细一看,更懵逼了,王马君他上衣的扣子……根本没扣好?!
    虽然有领巾挡着,但还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块偏红的皮肤……

    ?????
    写到这里,请允许我扶一下眼睛,我怕掉。

    当时的我完全蒙了,扭头看了看其他人后,确定了一下自己没做梦。
    百田已经趁机捂住了春川的眼睛,手忙脚乱的说道:“春、春卷,你什么也没有看到——”
    春川的脸黑了一半,想挣脱,结果百田继续叽哩哇啦的喊了起来:“王马你这家伙下次衣服穿好了再出来——春卷别动啊啊啊——”
    再看向已经不沉迷吃面的真宫寺,以一种意味不明的眼光看向了王马,似乎读懂了什么。

    嗯……我也颇为神色复杂。
    百田不让春川看,纯粹只是因为觉得王马开了了几个扣子露了一小块皮肤,虽然我也在那一瞬间闭上了眼,并且现在也没有看向那边但……
    谁能跟我解释一下刚刚那一瞬间我看到的,皮肤有些偏红是要闹哪样?!

    我心里一阵不知所云的情感涌了上来——那貌似,是吻痕吧。
    因为经常接触二次元的缘故,我对这些事情也了如指掌,不是深山老宅,却也略通几分……但是这种剧情发生在同班同学的身上的时候,我还是有几分不知所措的。

    不过更不知所措的,还是东条:“对、十分对不起……”接着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王马愣了几秒后瞬间反应了过来,立马把扣子拽在了一起,留下了一句“啊啦拉~东条桑真是的~总之你们什么也没看到哦——”便跑走了。
    百田如释重负的把爪子拿了下来,“啊……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衣服都不好好穿,一看就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kukukuku……没睡好的理由,也分很多种呢……”听着真宫寺意味深长的笑声和言语,就可以知道他已经明白了什么。

    我……
    写完这些字,是上午十点过五分,我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才能研究教室,却对早上食堂的那一幕——完全忘不了。
    请看本报刊的追踪报道——

    我放下了水性笔,站了起来,看起来,有必要进一步调查了解事情的真相了呢——
    真相只有一个!
    顺便抛出一个凌空指。

    预知后事如何,请关注本刊的追踪报道。

#emmm……本报刊简单的来说,就是由白银小姐的视角下,看着才囚发生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日常#
#每一期的CP向都不一样,会在开头注出,若雷请勿入#

【弹丸语C群二宣】总之感兴趣的来看看吧——

满二十人开学裁,满二十人开学裁,满二十人开学裁——来自迫不及待想开的里爷[皮谁就不要在意了咳咳,这句话只是本体发言]
人数无上限,离目前开学裁的目标还差三四人,请有兴趣的务必来看看!大家超友好的——
嗯……弹丸全系列角色都可以皮,一代二代三代V3外传小说……总之来看看吧XD因为建了不久,还有很多空皮呢[比爱心
啊然后呢、咳咳其实还没和群里的大家说,因为想要小伙伴多起来所以悄悄的过来二宣了[乖巧
前台乖乖演绎,后台各种聊天扯淡,欢迎有兴趣的大家——
门牌号:123508061

[最原终一]:

[宣群]一个[伪]语c群
谁都可以进来,只要是弹丸厨就可以了
要友好相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