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爷

弹丸v3:全员推 / 凹凸世界:鬼狐and莱娜推 / 我的英雄学院:常暗and梅雨推 / v家:言和推 / 刀剑乱舞:药研推

【是斩】不是地狱也不是天堂的世界(一)

#无意义产物,给是斩加个TAG

#长短目前不定(手动滑稽)这些细节不要在意

#设定有些奇怪(继续手动滑稽)希望看的开心,设定在这一篇里还没有完善,所以不要在意细节。


(一)


老旧的杂货铺。

过于武断的做出了这个判断,在勉强适应了昏黄的灯光后,下意识的看向了灯光下的,那个略微清瘦的人影。


“鄙人,该说一句欢迎光临吗?”

带着面罩的男子开了口,狭长的金眸里闪着意义不明的光,单手托着右边的脸颊。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再问话的同时,几乎是下意识的欠身,行出了一个标标准准的礼。

一切自然而然的,不像话。


“也罢,这时候就算直接叫出名字,或者点醒一切,你想必也没什么反应吧,”对方的声音,透过面罩模模糊糊的传了过来,“重新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叫真宫寺是清。”

真宫寺、是清。

张嘴想尝试着念出来,后两个字的音节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离开咽喉,在一瞬间的迷茫后,还是稳定了心神。

没有必要,在这种事上纠结过多。


“那么,真宫寺君,请问这是哪里?”

静候着回答。


“这里,是你我死后的世界。”


…………死?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哪里、哪里传来的滴水声?

惊慌失措的四下看去,却一无所获。


有规律的,不停歇的……是自己脑海中产生的幻听吗?

不知所措的下意识看向了地板,视线在一刹那扭曲混乱,又在下一刹那恢复。


水、粉色的水!

失态的在心中尖叫,一阵莫名地恐惧瞬袭全身。

地板,整个地板,不知不觉间流淌着,粉色的水。


“东条小姐?”真宫寺绕过隔在中间的一张货品桌走上前来,静静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是在,叫我吗?


“不,等等、等等!”一瞬间,整个世界充斥着粉色的液体,一股窒息感模糊着大脑,对方所说出来的名字在空无一物的大脑里回响。

大脑炸裂般的疼痛,模糊不清的喊出了几个音节,整个人仿佛失去了重心般踉踉跄跄的向前倒去。


………………

预想中倒在水泊中的冰冷并没有袭来,在滴水声停止、一切恢复平静后,我这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倒在了那个人的怀里,那个叫做真宫寺是清的、或许是不认识的人的怀里。


“抱、抱歉。”有些尴尬的立即起身,对方似乎并没有太过在意,象征性的拍了拍胸前的银色挂饰。

而当我稳定了身形再次看向地板,却惊愕的发现,地板上干干净净、空无一物,没有被粉色的水所侵蚀过的一切痕迹。

刚刚,也是我产生的幻觉吗?


“那么,名字应该适应了吧,东条小姐?”

真宫寺再次喊出这个名字,我愣了愣后,确认了这可能就是我的名字。

”不好意思,真宫寺君,“眼看着他还要继续说下去,我连忙说出自己最需要知道的信息,”死后的世界,是什么?“


他似乎笑了一下,尽管隔着一个面罩。

”顾名思义,在你我以杀死同伴的罪名处刑后,所迎来的世界,既不属于天堂,也不属于地狱。“

”还记得这个吗?“

真宫寺转身拿了一样物体,再递了过来。


一只有破损的,黑色手套。


……………………


【未完】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