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爷

弹丸v3:全员推 / 凹凸世界:鬼狐and莱娜推 / 我的英雄学院:常暗and梅雨推 / v家:言和推 / 刀剑乱舞:药研推

【天白/白银紬生贺】湖水和你的颜色

#天白向,致紬紬的生贺♬
#超、超晚……不会画画不会写文的我已经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紬紬我爱你(等一下这是天白场合🔫)

——————————————

    盛夏的河边,平淡无奇、出现在任何小说场合里都不会有违和感的一排浮翠流丹的垂柳,迎着没什么特殊的微风漂洋着。
    “嗯,这样的景象,或许挺适合平淡无奇的我啊。”

    少女推了推眼镜,水蓝色的长发被风吹动的有些凌乱,她颇为无奈的放弃了用右手托着脸颊,而是选择了用右手去挽住了不肯安宁的侧发,以免挡住面前秀丽的湖景。
    湖边没什么人,此时正是上午十点左右,如果按照少女的行程安排,此时应该赶到了机场达成飞机才是,然而似乎有那么点意外……
    “诶、等等,晚点了太久了吧,暴风雨什么的——”
    这是十分钟前少女接到通知时的感叹,尾音还没有落下,便叹了口气,觉得自言自语也没什么意义。
   
    恰好,这个湖离机场并不远。
    少女收起了登机牌,上面写着白银紬三个字,在围绕着机场外围晃荡的时候,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
    说是湖,其实她也不能确定,似乎是个废湖吧,也不那么大,也不那么清,恰好的被她撞见了,否则这里依旧可能没什么人。

    白银尝试着伸展一下胳膊,及膝的长裙上有一片刚刚掉落的柳叶,她颇为好奇的拿手指将那片柳叶捻了起来。
    夏天的垂柳从来没有春天的有名,理由是后者代表了新生吗?
    无意义的天马行空的思考,通俗点解释的理由是消磨时光。

    “这么说来,我也挺倒霉的呢,好不容易决定出去旅游一趟啊……还没出去,就迫不得已停滞了呢。”
    太阳不算太大,白银用手覆在额头,粗略地遮住了一些紫外线。
    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个清朗的少年的声音:

    “哦……这里居然有人啊?”

    听到声音的第一反应,想必大部分人都会回头看看吧。
    白银抱着这样的想法,决定跟随大部分人的行动,顺着声音扭过了头。
    一个同样拖着旅行箱的人。

    这是白银第一眼的印象,未免太过于简略,却也没办法。
    再然后……是个年龄相仿的绿发少年,细节方面,大概就是耳朵上吸引人目光的耳钉了吧。

    应该不是坏人。
    白银简单的得出了这个判断,更何况自己没什么好偷好骗的,她的包里就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很简单的出行。

    “你好啊,虽然一见面就搭话会显得很轻浮吧,哈哈……简单的来说我是一个旅人,或者说旅行家,毕竟在这种很少人来的地方有着相见,也算是有缘了,请这位小姐多指教了。”
    对方轻轻的笑了笑,没有什么危险的举动,反倒举手投足都给人带来了好感。

    不过这么平凡的我居然会被注意到,而且被打招呼了呢……
    白银再次不切实际的想着,抬头礼貌的回应到:
    “你好,算是缘分吧,毕竟飞机晚点了,我只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
    没必要骗什么,自然而然的回答就行了。
    对方似乎有什么想表达的,苦笑着挠了挠头:“我就知道啊……我的那班飞机也晚点了,我曾经来过这个城市,意外的知道这个离飞机场很近的地方,准备在等待的时候来这里晃一下呢。”
    “如果你的第一句话是想表达我们是同一班飞机,那可真是巧啊,我也得回应一句请多指教呢。”白银托着脸颊,也笑着回应到,直接点明了话题。
    “是被这么认为的吗……”绿发少年没怎么介意,很自然的点了点头,“毕竟今天早上的航班就那么一趟啊。”

    风从两个人中间吹过,在历经短暂的沉默后,白银接着说到:“那么,我应该没有打扰到你……不过我这么平淡无奇,无视的话很轻易的吧?”
    后面半句话声音有些小,更像是喃声的自言自语,不过还是顺着风被绿发少年听到了,他似乎陷入了沉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啊啊……果然我或许还是被人无视比较好?毕竟直接点说,我挺土气的呢,这身打扮也很普通,现在也没怎么化妆……
    眼看着内心弹幕快要刷满了,一句回答轻轻的由对方脱口而出。

    “平淡无奇吗……我没这么觉得啊。”似乎有些苦恼于该怎么把这句话完好的表达,对方停下来斟酌了一下。
    “总而言之,并没有打扰到了这一说法哦。”

    “啊……是吗……”白银低头的自语道,“不一样的回答啊。”
    不过这次,对方似乎真没有听到。
    “这里似乎只有一条凳子,倒是还有点空间,虽然好像某种耽美小说所写的那样……啊,没什么,要坐过来吗?站着还是挺累的吧。”白银想了想,对于自己的邀请还是有些不安,好在绿发少年很自然的笑着点了点头,托着行李箱走了过来。

    唔……看来自己把空间想的太大了呢。
    白银不自觉的把头扭了过去,因为已经贴的很近了,脸上不自觉的起了红晕……但这怎么可能让人发觉啊!

    “那个,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天海兰太郎。”
    对方的声音似乎也有些不稳,并没有可以转过身来看着白银侧开的脸庞。
    “我叫白银紬,也不是什么一定要记住的名字……”白银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压抑着乱拍子的心跳,尾音渐渐消失。
    两人交换了名字后,无言的坐在了一条长凳上,看着眼前两人都欣赏过得景色。

    那个……
    白银有些按耐不住的悄悄侧头,偷偷的看着名为天海的少年的侧脸。
    好像那种漫画里形容的痴女啊……!什么啊!
    白银狠狠地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强迫自己把头扭回去,眼神却还是不自主的往身旁看去,然后……

    对上了一双青绿色的双眸。

    啊……和眼前的湖水有些像呢。
    白银抿了抿嘴,看着口袋里的登机牌,轻轻的笑了。

【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