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爷

弹丸v3:全员推 / 凹凸世界:鬼狐and莱娜推 / 我的英雄学院:常暗and梅雨推 / v家:言和推 / 刀剑乱舞:药研推

【长篇坑】《才囚V3催款大队在此参上!》搜查篇(二)

• 敲锣敲锣,更新啦更新啦!
• 嘿嘿卡在雾切酱出场的地方(๑•̀ω•́๑)(划掉)
• 这一篇大概是推动剧情,其实没怎么搜索???
• 呐喜欢的话就点一个喜欢和关注吧_(:з」∠)_
• 关于安吉和昆太在一起你们吃不吃呢x啊美兔小姐姐就单飞吧_(:з」∠)_ (大雾x会在别的坑里补偿的美兔小姐姐我真的爱你!)

【第五章 • 搜查篇】
   “对了,简赫同学,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上课时间来到生物室呢?”天海背靠着墙,双手抱在后脑上,笑着问道。
  简赫也靠着墙,双手叉腰,没有思考的果断回答道:“无可奉告,对于我来说,你们这群陌生人才是可疑的吧。”
  “哈哈,陌生人吗,也算呢。”天海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不过简赫同学要是不回答的话,怕是会被怀疑哦,毕竟你刚刚也看到了,这个案子也算是被我们才囚催款大队承包了。”
  “容我吐槽一下催款大队是什么玩意儿。”
  “……实不相瞒我也很想吐槽……不过简赫同学还是先回答一下我的问题比较好,对吧?毕竟大部分同学都在上课,有不在场证明对吧?”
  两人听语气很友好,都还笑眯眯的,但对话时谁也没有互相看对方,只能说是在暗中较劲。
  “既然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了,解释一下好喽。”简赫打了个哈欠,淡淡的说道。
  “首先,你恐怕误会了什么,这一周学校放假,虽然那一间间教室亮着灯,但里面没人。今天在学校的只有我们G7班,因为班主任硬要给我们开一个三天培训课,我们一个班就被留下来了。”
  简赫顿了顿,继续开口:“第一节课就是生物,但是非常遗憾,问疏老师永远不靠谱,今天一如既往的迟到了,直到现在,我们班大部分人还在寝室里钻着呢。刚刚问疏老师才来,我是课代表,拿上钥匙就被使唤到生物教室确认材料了。”
  【获得言弹:简赫的证言】
  听到了似乎有些熟悉的名字,天海一愣,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名片。
  果然。
  天海无奈的笑了笑。
  “行吧,我也没什么想问的了……啊不对,能不能说说你到现场时,现场的情况呢?”
  “我刚到现……场……………时…………………………”
  本来天海的目光是随意瞄着天花板的,突然闻觉身旁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连忙扭头看向简赫。
  简赫软绵绵的靠在墙上,随着眼睛的彻底闭上,整个人顺着墙滑在了地板上。
  “等一等,你怎么了?”天海忙不送的摇了摇简赫的肩膀,但对方浑然不动。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天海心里一沉,连忙去测简赫的脉搏,但索幸的是,简赫还活着。
  面对着突然昏迷不醒的简赫,天海有些束手无策。
  医务室,先送医务室。
  可………天海咬咬牙,人命才是最重要的。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从简赫的外套口袋里掏出了钥匙,天海连忙跑进拐角的小走廊,来到了生物室门口。
  天海将生物室从外面锁上了。
  这样就不用担心有人进去破坏案发现场了。天海皱了皱眉头。
  就在天海正将简赫往背上背时----就这一个方法了,总不能公主抱或者拖着走吧----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天海君?”
  天海朝楼梯口那一看,是白银。
  白银慌忙跑了过来,指了指昏倒在地的简赫:“她……怎么了?这里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停电了?”
  白银表示她只是迷了个路,却一下子找不到校长室,在学校里着急地晃了半天,结果还突然停电了。
  白银还不知道生物室发生了什么。天海沉思了一下,觉得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
  “白银同学,我过会给你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
  “不不不,我貌似不需要误会什么啊。”
  白银一脸惊恐,不明白天海为什么突然摆出了尔康手,她记得天海没有cos癖好啊………更别提cos什么尔康君了啊喂!
  “这个女孩突然昏迷了,你帮我一把,把她送到医务室。” 天海秒变正常。
  白银眨了眨眼,短时间内消化了这段话,连忙帮起了天海的忙,把还在昏迷的简赫放到天海背上。
  天海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特别严肃。
  ………。
  “医务室在哪?”
  “啊嘞,你问我?!”白银哭笑不得,“我,我也不知道啊……对了!刚刚在学校乱晃时好像有一个标识,在一楼还是二楼来着,我来带路。”
  
  
  苗木迅速讲了一遍情况后,就拿起了手机报警。
  “也就是说,学校发生了杀人案?诶诶诶?!终一还在案发现场?不行,我要去帮忙!”
  春川及时拽住了张牙舞爪的百田。
  然而百田哭天喊地表示“啊我不能让我的助手在案发现场孤军奋战不我要过去帮忙!”,春川一脸冷漠的给百田肩膀上来了一记手刀。
  “根据刚刚校长说的信息……不会最原同学答应了,我们都要跟着调查吧?”转子及时发现了重点,顺便一脸惊恐的看着倒地不起的百田。
  “应该吧,我们可是一个团队啊。”KiBo托着下巴说道。
  “啊啊啊真麻烦啊。”梦野和入间难得异口同声的发表了感叹。
  等到苗木挂了电话,龙马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沉声问道:“苗木校长,请问刚才的停电是……”
  “啊对,我也很奇怪,在来这的过程中突然停电,”苗木苦恼的说道:“唯一庆幸的是,大部分学生都放假回家了,叶隐君的占卜意外地准了啊。”
  苗木还想继续说什么,校长室的门突然又被撞开了。
  门: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大家、没事吧。”一路跑过来的最原和赤松气喘吁吁的一开门就问道。
  “没,没事,你们那边怎么了?”春川冷静地说道。
  见大家没事,百田和春川也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最原和赤松送了一口气。
  “我们稍微调查到了一点证据……”一想到那张卡片,最原就恨不得把王马抓过来,好好质问一下他又搞了什么事。
  “对了,天海君和刚刚那个女孩子呢?你们路上有看到王马同学了吗?”KiBo连忙问道。
  “天海和简赫……就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女孩子,在生物室门口守着呢,怕有人动案发现场,我们因为突然停电和担心你们,就跑下来了……至于王马同学……”赤松也是一提就来气,这家伙到底干了些什么?!
  “呢嘻嘻~好像听到有人叫我哦。”王马笑嘻嘻的把脑袋探进了校长室:“找到大家了呢!大家可真是的,这地方还真不好找,呐呐,下次我们来这儿玩捉迷藏吧!”
  面对突然出现的王马君,KiBo悄悄松了口气。
  “王马君,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赤松一脸和善的微笑。
  王马不禁打了个冷颤。
  “不知道啊,对了,刚刚停电了呢。”
  反正分不清说的是真话假话,最原果断的说道:“发生了杀人案,王马君,我问你,十分钟以前你在哪里?”
  “…………。”王马突然面无表情,静静的看着最原。
  空气一度僵持。
  “呜哇哇啊啊啊啊啊啊----”王马下一秒就痛哭了起来:“为什么,呜,为什么会怀疑我啊-----最原君欺负人啦-----”
  其他人习以为常了小吉的瞬间变脸,一旁的苗木校长则一脸吃惊。
  “不过最原君为什么会怀疑王马同学呢。”KiBo本着理性的原则弱弱的问道………好吧其实是某只王马小吉痛哭地时候把眼泪顺便都蹭他身上了。
  “只有KiBo是好人呜呜呜QAQ……原本以为不懂人情的铁块还是很好的嘛----”
  “上诉!!!”
  “停停停!”赤松连忙喊停。
  王马感觉逗(调戏)了一下KiBo神清气爽,又恢复了笑嘻嘻的表情。
  然后下一秒暗下了脸。
  “是啊,是我干的。”
  空气再度僵持。
  “不过最原君可不可以先把死者是谁告诉我呢~”
  “你们是不是都误会了什么……我只是在进行普通的问话啊。”好不容易轮到说话的最原默默的举手回答。
  “诶~我还以为我可以成为杀人犯了呢……啊,还是要继续努力嘛。”
  “那边的男死为什么一幅沮丧地样子啊!”
  “我也么说你不是凶手,”最原拖着下巴无奈的说道:“还没有仔细地调查呢。”
  “滋---刺!”
  校长室灯突然亮了起来。
  “诶,来电了吗?”
  赤松的话音未落,又有一个身影走进了办公室。
  “距离停电过去了7分钟,苗木校长,这期间你在干什么啊。”进来的人低头看了看手表,淡淡的说道。
  “发生了什么?”来人的穿着打扮很精练,淡紫色的发束扎成了高高的马尾,给人一种很不一样的气质。
  “啊,雾切老师来了呢。”苗木挠头笑了笑。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