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爷

弹丸v3:全员推 / 凹凸世界:鬼狐and莱娜推 / 我的英雄学院:常暗and梅雨推 / v家:言和推 / 刀剑乱舞:药研推

【系列坑】《The reason of》【王马小吉篇】

●接V3结尾,最春梦三人逃离才囚
●欢乐的撒刀子,执着于吃刀子的我x最后忍不住自己产粮
●其实我不太会写刀子??所以不虐的放心_(:з」∠)_
●设定是逃离的三个人在适应了一段时间的现实生活后,对曾今的同伴无法释怀,决定去他们之前的住所和相关地,了解他们的原人格,以及将为什么会参加弹丸论破的原因调查清楚,算是一种怀念x
●分最春梦三人不同的视角x
●从某种意义上没有cp,但如果你喜欢也可以认为这是cp粮x(搬到lofter上可能会自己带点私心加上cp的标签x)所以还是大家自己定夺比较好x

第一篇

【最原视角】——【王马小吉篇】
    最原按照之前所调查的地址,来到了一栋公寓楼。
    很普通的公寓楼,根据墙壁的颜料脱落程度,看起来建了大概十余年了,不算新,也不算老。
    最原踌躇的站在了门口,犹豫着该说些什么。
    经过和春川梦野的一番努力调查,成果却并不显著,昔日伙伴的住址大部分还在调查中,而最先调查到的,是王马小吉的住址。
    离开才囚后,最原也一直在思考着王马这个人——原人格,洗脑后的人格,都是他无论如何也捉摸不透的。
    他宿舍里摆的,都是之前案件的证物……还有一个天海……咳咳,这不是重点。
    总而言之,王马小吉这个人,一边喊着自己是黑幕,疯狂的拉仇恨,一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暗中,开始策划着扳倒黑幕的计划。
    最后他的退场,令如今的最原想起来,还是心里莫名的惆怅,他的退场可以说很华丽,连黑白熊都瞒过了,但…………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最原摇了摇头,他来此处是想知道,王马小吉之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参加自相残杀。
    不可以在这里停止啊。
    最原叹了一口气,按下了门铃。
    “叮咚——”
    “咔——”
    随着清脆的铃声响起,一个面容疲惫的中年妇女将门打开了。
    按照调查的数据……这位,应该是王马同学的姑姑吧。
    最原一时愣了愣,和中年妇女对视了几秒。
    他该如何介绍来意?
    “最原……终一……吗……”中年妇女喃喃道。
    最原张了张口,想起来了,才囚的自相残杀是向全世界公布的,作为王马同学的亲人,她应该也看过……也知道自己。
    “阿姨……您好。”没办法开口的最原只得先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中年妇女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侧身示意最原可以进去。
    “谢谢。”
    最原走了进去。
    室内可以说很简洁,没有什么华丽的装修。
    “阿姨……想必您知道我是谁吧。”最原在中年妇女的示意下坐在了沙发上。
    中年妇女只是点了点头。
    “我……想了解一下王马同学……您知道他为什么会自愿参加弹丸论破吗?”最原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毕竟可能会戳到王马姑姑的痛处,毕竟是至亲之人。
    中年妇女一瞬间眼神暗淡了下去,嘴唇动了动,却只发出了几个单音节,没有拼凑成句子。
    最原有些尴尬,他的想了解的就是这个,但除了直说,并不知道其他拐弯抹角的方法。
    如果是王马君,他会怎么问呢……不自觉,想到了这个问题。
    那个『超高校级的总统』,那个谎话连篇的他,那个为了赢而赌上了自己生命的王马同学,会怎么问呢?
    最原的思绪不觉得飘远了,直到眼前的中年妇女慢慢稳定了情绪,缓缓地开了口。
    “你还在意着小吉……在意着每一个逝去的同伴……罢了。”
    中年妇女顿了顿,突然之间情绪崩溃了:“如果……如、果……我多在意一下就好了……转学……哪怕转学,我也不会让他……我对不起……”话没说完,中年妇女捂着脸,失声痛哭了起来。
    “阿姨……”最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拍了拍中年妇女的肩,尝试着安慰。
    中年妇女已经维持不住之前强撑出来的冷淡了,哭的如同泪人,在最原的安慰下渐渐转换成了小声抽泣。
    “他的房间里……有他的日记,”中年妇女断断续续的说道,“如果你愿意……去看吧。”
    “您……”
    “我没事。”中年妇女的音调还隐隐约约带着哭腔,但相比刚刚的突然崩溃,已经恢复了许多。
    中年妇女泪眼朦胧中看着最原走向了王马的房间——她一直未动分毫——当她得知自相残杀的消息时,惊慌失措间无意找到了那两本日记,本子合上的最后一秒,她释然痛哭。
    如果能早一点……哪怕就一点……
    中年妇女的心紧紧篡在了一起,悲伤却制止了她继续哀怨下去。

    最原进到了王马的房间。
    床边的衣架上,挂着两件衣服——一件普通的校服,但细看上去,有许多的划痕,和被清洗多次、却还存在的画印——一件,则是他熟悉的,那件白色的拘束服。
    最原在课桌上找到了那本日记。
    不,是两本。
    上面是一本封面纯白的笔记本,下面还压着一本,封面纯黑的笔记本。
    王马君……为什么会有两本笔记本呢……
    最原将两本一起翻开,发现是从同一天开始写的,于是交替着看了起来。
————————————————————
〖6月12日  晴〗
    啧……刚刚开学,桌子不出意外的又多了很多划痕。
    涂鸦还是那么的没水平……衣服又要洗了,一定不能让姑姑发现,否则没完没了啊。
    算了,相较于去年开学,作业直接被扔到了窗外,今年还好吧,至少交到了课代表手上,只是……总感觉不对劲啊。
    这种事也不少了,没交到老师手上的话,再做一遍就好了…………
    …………
    …………呵。
    该死啊……完全反抗不了……如果能……
————————————————————
【6月12日 晴】
    所以说!从今天开始,DICE教就成立了哦!
    嘻嘻,很开心呢,把大家聚集在了一起,我们的目标可是搞事——搞到全世界!
    虽然是第一天,但身为恶之总统的我,一定要好好的设置规矩呢!可不能让我的DICE教成为一个无组织无纪律的团队呢。
    大家都很开心呢,超——喜欢大家了,以后一定要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哦!我们是一个团队!
    既然是恶之总统,一定要有一个邪恶的样子呢,那么今天先开始练习说谎吧!
————————————————————
〖6月13日 晴〗
    果然啊,课代表没有把我的作业交给老师,老师又不分青红皂白的训斥了我一顿。
    被罚站了一天,还被罚了一个月的清洁呢。
    站在走廊上的时候,那群家伙……果然来了呢。
    可笑,校规不是说了,不可以打人吗……
    “我们没有打你啊,是不小心把石头扔到你身上了而已。”
    想也不用想,如果我说了,他们大概就是这幅可恶至极的嘴脸吧……
    校规……大概对我来说是没用的吧……只会维护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呢。
    恨啊,想杀人……哈哈,没有勇气呢,连站起来反抗都不敢,还提什么杀人?
    不写了,胳膊上还没抹药呢,疼,一晚上睡不着觉。
    想一想怎么把作业补完吧……不,是想一想怎么把作业再做一遍呢,要求后天交,怎么可能……又不能睡觉了啊。
————————————————————
【6月13日 晴】
    经过本总统一晚上的思考,终于把规矩制定好了呢,嘻嘻。
    虽然是邪恶组织,但是杀人还是算了嘛,我们就搞搞事,当个愉快犯就好啦!
    今天成员又多了一个呢,新来的双马尾少女叫梨北,这样的话DICE教就满10人啦!
    一定会越来越壮大的呢。
    骗人的啦!
    嘻嘻,就10个人好啦,毕竟是邪恶组织,要是因为人多而暴露了,可就悲催了呢,想一想那样的情况,很想笑啊哈哈哈!
    不写了?今天的就这样吧,明天好好想一想,DICE教第一桩案子,要搞什么事呢?
————————————————————
〖6月14日 晴〗
    连续三天晴天,衣服也被连续泼湿了三天。
    明明是校服……都不肯放过吗。
    老师还是没有听我解释,又把我训斥了一通。
    新发下来的书,一如既往的,只是一个课间,又被画满了乱七八糟的涂鸦……什么侮辱的话……都有呢。
    “狗娘养的杂种,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爹妈活该被车撞死”、“居然还有亲人养着你这种东西?”、“你也被撞死好了”。
    啊,一用力,铅笔芯不小心断了。
    衣服干的没那么快,连晚饭都没回来吃……反正不能让姑姑发现,饿一顿也没什么吧,还好随身带着日记本呢。
    好冷……虽然是夏天,但晚上的风一点都不小呢……好想回家。
    那群……呵,连在日记里都不敢骂人的我,没必要继续写下去了吧。
    该死啊……还是什么都不敢呢。
    或许他们说得对……
————————————————————
【6月14日 晴】
    大家一起合理办的第一桩案子,超完美的解决了呢!
    让警察他们调查一阵吧,嘻嘻,我们的布置这么精细,大家的配合度那么契合,怎么可能有漏洞呢?
    今天没有回家吃晚饭,和大家开开心心的去吃了一顿庆功宴呢!
    气氛超级开心,有你们,真好。
    这句,可真的不是谎话哦!
    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啊!恶之总统可离不开大家呢!
————————————————————
〖6月15日 多云〗
    今天……意外的没有被欺负?
    还是一个人孤零零的,下课除了寸步不离的看好自己的书包,还能干什么呢?
    说实话,欺负我的一直就那么几个,可是,其他人为什么不说话呢,每次……都只是沉默啊,怕连累到自己吗?
    才上学几天……校服已经破破烂烂的了……骗姑姑说,是被树丛划坏的……拙劣的谎言啊,根本不想多思考,反正姑姑那么忙,应该不会怀疑的吧。
    如果不敢夺取别人的命……那,我自己的呢?
    …………
————————————————————
【6月15日 多云】
    今天让大家陪着,我去买了一件新衣服哦!纯白的,袖子上还帮着带子,超帅诶!
    虽然梨北酱吐槽像精神病院里的拘束服,但是越这样,越符合我恶之总统的名号,不是吗?
    和大家玩的越来越开心啦!
    嘻嘻,就这样多好,虽然大家年龄不同,性格不同,但在我恶之总统的聚集下,大家都碰在了一起,怪不得梨北酱总是超感激我的呢。
    我也应该感谢大家,嘻嘻,这套衣服可是我们一起选出来的呢!
————————————————————
……………………
……………………
————————————————————
〖9月25日 阴〗
    不行了……忍受不了了。
    都把我当什么病毒感染源吗,连碰一下都要惊叫半天,仿佛我的东西都已经成了生化武器,谁碰到谁就会死。
    好想找个人,大声的哭一场,我已经忍受不了了。
    我身边,大概没有这种人吧……没有人,连个信任的人都不会有。
    从二楼台阶被推了下来,还好我抱紧了身子,护住了头部,除了部分淤青外,应该没有更严重的伤了吧。
    …………………………
    …………………………
    纸被打湿了啊。
    与其这样……还不如真死了算了。
————————————————————
【9月25日 阴】
    呐呐,警察们真是超蠢的诶!明明都故意留下破绽了,还是没有发现呢。
    这已经是第几次庆功宴啦?大家像家人和朋友一样呢,这真是,太糟糕了诶!
    嘻嘻,骗人呢!即使在日记里也还要骗人啊,王马小吉,可是超喜欢大家呢!
    几乎每天的日记都在表白大家诶,不管啦不管啦,本来和DICE的大家都是朋友和家人,表表白也没什么嘛。
    还有点不好意思了呢,嘻嘻!
————————————————————
〖9月26日 晴〗
    这是……真的吗?
    弹丸论破……第53期。
    可以选择自己的身份和性格吗……参加杀人游戏……
    可以改变我自己的话……不行,要是死了怎么办……之前的几十期,都是真的啊,死法都好惨的……
    仔细想想,早就有自杀的念头了啊,与其默默无闻的去死,不如就这样……留下震撼吧。
    我要成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被误解也好,被怀疑也好……如果改一下性格,身边有了朋友……死了,也无所谓了。
    我决定了,参加弹丸论破。
    我要拥有人人敬仰的身份,我想要……伙伴。
————————————————————
    白色的日记本比黑色的日记本多一篇,也就是那篇9月26号的,黑色日记本上没有了相对应的日期和内容。
    一个停止在了2月26号,一个停止在了2月25号。
    再也没有了,后面的内容。
————————————————————
【王马小吉篇】END.

————————————————————
————————————————————
“嘻嘻,如果我死了,会有人伤心吗?不会吧!我可是恶之总统呢,你说对不对啊?”
“诶,也不对呢,说不定还是有人……大家会伤心的吧。”
————————————————————
————————————————————
可那个“大家”,并不存在呢。
   
   
   
   
   
   
   
   

评论(5)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