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爷

弹丸v3:全员推 / 凹凸世界:鬼狐and莱娜推 / 我的英雄学院:常暗and梅雨推 / v家:言和推 / 刀剑乱舞:药研推

【长篇坑\V3全员】《才囚话剧社的XX日常》[一]

#开个日常坑[不我绝对不会乖乖写日常的!话剧社里演着演着发现尸体也不会怎么样嘛!]
#给我爱的V3刷刷存在感,过气老V3[什么玩意???]
#有些奇奇怪怪的设定会继续补充的[知道奇怪就不要补充了啊!]
#CP自行探索_(:з」∠)_[还可以再靠点谱吗?!]
#周更[闭嘴吧难不成还月更啊?!]
#里爷依旧那么帅气
#不要问我为什么上面那条没有括号了[不这一点貌似并不用强调!]
#行了不废话了2L正文(づ ●─● )づ

第一节
#距离文化节汇演还有2个月#
    现在是下午两点差十分。
    天海兰太郎低头看了看手表,对于即将第一次正式会面的新社员充满了期待与不安。
    【超高校级的冒险家 • 天海兰太郎】
    虽然名义上是社长,然而之前那些报名表,他全部没有亲自过目,罪魁祸首就是那个已经认识了四年的搞事狂魔——话剧社副社长,王马小吉——他把报名表一股脑的抢走先行浏览了。
    天海有些头疼的敲了敲桌子,对于之前让这家伙当副社长的自己表示强烈的怀疑,到底哪根筋抽了才会这样做啊。
    王马把报名表浏览完以后也没还给天海,反倒是兴致勃勃的表示这次的新社员都很有趣——所以要保持神秘感。
    …………说白了就是打死也不给天海这个正社长看一眼。
    罢了罢了。天海摇了摇头,对自己摆出了一个和善可亲的微笑——反正马上就要会面了,以这样的心情面对新社员可不太好。
    天海尝试着笑得更加和善。

    推门进来的赤松枫,一脸惊恐的看着灯光下,那个摆出老爷爷般慈祥笑容并且嘴里不断发出“嘿嘿嘿”的绿发少年。
    那啥,我现在退社还来得及吗?
    【超高校级的钢琴家 • 赤松枫】
    赤松扶了扶由于惊吓过度而耷拉下来的呆毛,语气不安的问道:“请问,你是天海同学,或者说天海社长吗?”
    “啊是的,你好,”天海连忙起身微微弓腰,却又突然一愣,“这位同学,你怎么知道我姓天海?”
    赤松也一愣,她没有想到对方会问这么一个问题:“昨天下午,一个紫发、戴着黑白领巾的学弟来找我,通知我正式入社的时候已经说了啊,社长姓天海,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只是有点疑惑罢了。”天海讪讪的笑了笑。
    话说“戴着黑白领巾的学弟”……天海噗嗤一笑,看来那位明明同龄的副社长又被当成初中部的学弟了啊。
    “我们谈一下这个话剧社相关的事情吧。”天海示意这间不大的会议室可以随便坐。
    赤松环视了一下这间教室,说真的,确实不大,二三十平方米左右,中间摆着一张较长的方桌,一边的墙上挂着一块白板。
    还没等赤松发问,天海便笑着解释到:“放心,我们练习彩排肯定不会在这个小地方的。趁着别的社团之前,我已经抢先申请到了礼堂的使用权,就在周五下午的两点到六点。”
    “社团活动的时间还有每周一、周三、周五的中午,平常一些剧本的讨论都会在这个会议室进行,这是全时段开放的。”
    说话间,赤松已经坐了下来。
    “哇哦,天海社长意外的厉害呢,”赤松由衷的称赞到,“礼堂的使用权据说很难抢到的,社长速度真快,听说礼堂舞台上的钢琴超好用!”
    钢琴?面前的少女着重提到了钢琴,天海这才反应过来,因为没看报名表的缘故,他貌似还不知道这位同学的名字和才能。
    虽然有些尴尬,不过……“这位同学,请问你的名字和才能是?”
    “诶?社长没看报名表吗?”虽然奇怪,但赤松还是回答了,“我叫赤松枫,是超高校级的钢琴家。”
    “怪不得赤松同学着重提到了礼堂的钢琴呢,”天海挠了挠头,“因为某种原因、嗯……没看过报名表就来会面,可真是不靠谱呢,哈哈。”
    天海还想说些什么,会议室的门这时正巧被推开了。

    在推推搡搡中走进来的,是一个脸已经黑到底的双马尾少女,和一个戴着护目镜,哆哆嗦嗦冒着冷汗的少女。
    “是你非要拉我来的,为什么又不肯进去。”双马尾少女的杀气已经掩盖不住了,赤松和天海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本、本小姐……呜哇!”护目镜少女难堪的扭过头:“面、面瘫咸鱼春你气场那么强,当然,当然要打头阵啊。”
    【超高校级的保育员 • 春川魔姬】
    【超高校级的发明家 • 入间美兔】
    似乎是被入间这神奇的理由给折服了,春川的眼神逐渐变得无语和无奈,会议室里的压迫感也渐渐消失了,天海作为社长连忙站了起来:“啊,两位好。”
    “……你好。”春川淡淡的说到,径直走到了最里面的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天海无奈的笑了笑,示意入间也可以随便坐下,入间犹犹豫豫了半天,还是坐在了春川的旁边。
    “那个……请问两位的名字和才能是?”
    “看着干嘛,本小姐可是超级伟大的发明家,入间美兔——呀哈哈哈哈哈——”旁边人的压迫感已经减笑了,入间又恢复了平常的状态。
    “春川魔姬,超高校级的保育员。”春川甩给了入间一记眼刀,语气毫无波澜的自我介绍道。
    赤松到时一脸惊喜:“原来春川桑和入间桑也加了话剧社吗?”
    “诶?三位认识吗?”天海好奇的问道。
    “你这个满头绿藻的家伙不会看报名表啊?!”入间没好气的说道,“这上面不是都写了吗。”
    “嗯,不过准确来说我是上周才转来的,同班一个星期,”赤松笑着补充道,“虽然入间桑和春川桑的相处方式很奇怪,不过她俩确实是一起长大的好友哦,虽然只同班了一个星期,但这点连我都摸清了,下次她们闹别扭的时候天海社长是不用理会的,过一会就好了。”
    赤松的话音刚落,会议室的门又被推开了。

    “诶?已经这么多人了吗?”
    率先进来的人有些诧异,随机挥起了那只没有穿在袖子里的手臂:“各位好!我就是大名鼎鼎响彻宇宙的百田解斗!请多指教!”
    “百田君……”随后进来的黑帽少年,有些无奈的拉了拉帽沿,“这么大声不太好吧。”
    【超高校级的宇航员 • 百田解斗】
    【超高校级的侦探 • 最原终一】
    “有点吵吗?”百田无辜的眨了眨眼:“这不就是活气满满的自我介绍吗?”
    “那个……活气满满好像不是成语吧。”赤松好心的提醒道。
    “再怎么着也是元气满满吧。”入间翻了个白眼。
    最原拍了拍百田的肩膀,以示默哀。
    “都,都一样啊,拘泥于这种小事干什么,”百田尴尬的挠了挠头,“话说我们应该没迟到吧?”
    面对这强行转移的话题,天海忍着笑摇了摇头,“没有,离两点还有三分钟左右。”
    “啊对了,各位互相自我介绍,认识一下吧。”天海招呼道。
    “既然是社长,那么我先,各位好,我叫天海兰太郎,超高校级的冒险家,是高一4班的,请多指教。”
    简单得体的发言,天海笑着请对面的百田继续。
    “虽然刚刚已经介绍了一遍,不过也没问题啦,”百田说着就把手搭在了旁边最原的肩膀上,“目标是那片星空的男人,百田解斗!超高校级的宇航员,和终一都是2班的。对了,终一,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啊?”
    “不、这个还是不了吧。”最原连忙摇了摇手。
    最原把帽子摘了下来,以示礼貌:“各位好,我是超高校级的侦探,最原终一,请多指教。”
    “宇航员和侦探吗……”天海若有所思道,随机把头扭向了春川和入间那边,“自我介绍,两位应该不介意吧?”
    入间再次没好气的“切”了一声,虽别扭,却还是开口了:“入间美兔,拥有着黄金脑细胞的伟大发明家,3班的。”
    “…………”轮到春川了,她沉默了半晌后开口道:“春川魔姬,超高校级的保育员。”
    “春、春卷?”百田尝试着念这个名字。
    “春川魔姬。”
    “春卷……诶这个称呼还挺好玩的?大家以后就这么叫吧!”
    “…………春川魔姬。”
    “就这样决定啦!春卷!”
    “…………………………”
    百田还在兴致勃勃的说着,完全没察觉到话里提到的那个人已经黑脸了,散发出强烈的杀气。
    天海抹了抹冷汗,心想着春川真的是保育员吗?这气质怎么看也不像啊。
    “百田君,”最原咧了咧嘴,趁还来得及,赶紧制止了百田,“别,别纠结名字的事了。”
    “那个,轮到赤松桑了。”天海也连忙打圆场。
    赤松也没有犹豫,快速开口道:“各位下午好,我叫赤松枫,超高校级的钢琴家,一周前才转来,请多指教。”

    “咚、咚、咚。”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之前的大家都是直接推门进来的,突然一阵正式的敲门反倒让天海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几秒后才回:“请进。”
    门应声被推开,款款走进来的是一位身着女仆装的短发少女,刘海隐隐约约遮住了她的半张脸。
    【超高校级的女仆 • 东条斩美】
    东条双手标准的放在腰前,向在座的各位欠身行礼。
    “那个,请坐。”天海连忙招呼东条坐下,东条稍加思索后坐在了最靠近门口的位置。
    “各位下午好,我是超高校级的女仆,东条斩美。”东条温和的笑了笑,主动自我介绍道。
    天海低头看了看手表,心中突然一惊,再抬头,已经以一种钦佩的目光看向东条了。
    同样带着手表的赤松也发现了这个时间,不由得惊叹道:“哇哦,东条桑的时间观真准啊,说好的两点集合,居然刚刚好。”
    “诶?居然刚好吗?”百田也一脸吃惊。
    “嗯,拥有明确的时间观念是一个女仆的基本。”东条稳重的说道。
    话说到这里,天海突然愣了愣,现在到场了有六个人,离当初王马说的人数还差八个,加上王马那还差九个,按理说不应该迟到这么多啊…………该不会王马这家伙故意通知错时间了吧?!
    赤松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扭头问道:“天海社长,话剧社有多少个人啊?”
    天海也只得老实答道:“加上我,一共十六个人。”
    “那么……通知集合的时间都是两点吗?”最原敏锐的察觉到了问题所在。
    天海尴尬的不知道回答些什么,这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啊!
    就在天海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嘭”的一声,被狠狠地撞开了。

评论(7)

热度(21)